Category Archives: 家居

開展計算思維能力的培養

積極研究和推進學生計算思維能力的培養一般而言,計算思維是指受過良好訓練的計算機科學工作者面對問題所習慣采用的思維方法,體現為在過去半個多世紀以來成就計算機和信息技術發展過程中行之有效的若幹分析問題與解決問題的典型手段與途徑。

隨著信息化的全面深入,無處不在、無事不用的計算機使計算思維成為人們認識和解決問題的重要基本能力之一。一個人若不具備計算思維的能力,將在就業競爭中處於劣勢;一個國家若不使廣大受教育者得到計算思維能力的培養,在激烈競爭的國際環境中將處於落後地位。計算思維,不僅是計算機專業人員應該具備的能力,而且也是所有受教育者應該具備的能力。計算思維,也不簡單類比於數學思維、藝術思維等人們可能追求的素質,它蘊含著一整套解決一般問題的方法與技術。因此,我們有責任來推動計算思維觀念的普及,促進在教育過程中對學生計算思維能力的培養,為提高我國在未來國際環境中的競爭力做出貢獻。計算機專業教育應該在計算思維能力培養中做出表率。我國計算機及其相關專業學生人數眾多,這一方面為全面推進計算思維能力培養創造了良好的條件;另一方面也給我們帶來了巨大的挑戰。在過去的幾十年裏,盡管我們在計算機專業教育上取得了很大的成績,培養出了數量眾多並勝任工作的畢業生,計算思維的諸要素也或多或少滲透在培養方案和課程大綱中,但執行的情況仍不夠理想。不僅不同的學校在計算思維能力培養效果上差別較大,而且從整體上看,計算思維能力培養的水平還不夠高,學生對於計算思維要素掌握的程度也不夠深。對此,需要更主動地采取有效措施,從思想觀念、師資隊伍、教學內容、教學方法等方面入手,進一步強化對學生。

非計算機專業的計算機教育改革任重道遠。多年來,非計算機專業的計算機教育以學習基本知識、掌握基本工具為核心要求,一般不強調計算思維能力的培養。如何在十分有限的學時中既學會掌握必要的工具,也讓計算思維的諸要素融入學生的能力結構中,更好地幫助學生建立計算機問題求解意識,是對非計算機專業計算機教育的挑戰。我們看到,教育部計算機基礎課程教指委已經在這方面做了積極的研究,計算思維的教育已在部分院校開展。 我們教指委作為計算機教學指導機構和專業社團,在促進計算思維能力培養上有許多有意義的工作可以開展。例如,進一步理清計算思維的基本要素,建立計算思維能力培養要求、實施途徑、評測規范與方法。我們認識到,雖然社會的發展要求人們具備計算思維的能力,但計算機及其相關專業與非計算機專業在其深度和廣度的要求上應該是不同的。

計算思維可能是未來人類的一種與讀、寫、算類似的基本能力,其培養僅靠大學期間幾門課的學習是難以完成的,應該從中小學生抓起,這就會涉及當前中小學信息技術教育內容的改革與師資水平的提高。在這方面,計算機教學指導機構和專業社團也應能發揮積極的作用。

總之,計算思維與計算機和計算技術密切相關,最初的系統化計算思維能力的培養貫穿於計算機專業的教育中,其基礎是計算機及與自動計算相關的思想、方法和技術,計算思維的基本教育內容應該植根於此。

文章轉自http://www.edu.cn/edu/cooperate/crct/Mar2012/wyjy/201203/t20120307_749349_2.shtml

智能家居產品存在兩大軟肋

國內智能家居市場冰火兩重天。一邊是各種廠商一窩蜂湧進智能產品行業。有業內人士稱,家電廠商2015年推出的新產品幾乎全是智能產品,你甚至找不到一家不做智能產品的家電企業。

另一邊,用戶頻頻吐槽:“我們家的掃地機器人不見了,這已經是它第N次消失。”“地掃不幹淨,只能當小朋友的玩具。”“每天躺在床上都要看掃地機器人風風火火跑進來,默默地把我的拖鞋給挪走,然後聽到它卡住地毯、卡住鞋帶、卡住音響的底盤,發出期盼的哀求聲。”受夠了掃地機器人的用戶給它取了個名字叫:“智障家居”。

掃地機器人只是智能家居的一個縮影:概念很火,但用戶接受程度不高。原因在於,產品使用不夠便利,性價比不高,和消費者需求嚴重脫節。

美的 – 1級能源標籤 淨冷/冷暖: 冷暖 製冷原理: 氣冷式

產品不夠便利,首先是因為智能化不足。現在的智能家居還只能叫互聯家居,停留在遠程控制家具的功能上,很多用戶在使用過智能家居產品後,發現大部分其實是“然並卵”的東西。

其次,通訊協議紊亂,智能家居生產廠家基本上各做各的,沒有一個統一的標准,互相不兼容。用戶選了哪家就是哪家,再選其他的品牌,就連接不起來,二次選擇的成本太高。而且消費者在購買家電產品時,也沒有形成以品牌為單位購買的習慣。

另外,雲服務普及度不夠。廠商如果自己搭建雲服務器,對技術的要求高,而且前期的投入大;如果選擇購買別家的雲服務,又有可靠性和安全性的擔憂。

2014年,京東推出了“京東微聯”超級App,試圖連接不同的智能硬件設備。京東副總裁閆小兵表示:“產業大佬誰也不服誰,我們願意做整合者。”中國家用電器協會副秘書長陳鋼也認為,智能家居是一個系統工程,智能產品只是前台的表演,後台需要有強大技術和網絡作為支撐。

智能家居的另外一個軟肋是性價比。目前全套智能家居系統的價格比較高,國產系統價格3萬到10萬元不等,進口系統價格則高達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而一些智能單品雖然價格便宜,但穩定性不高。

這兩大軟肋導致智能家居的產品定位和消費者需求嚴重脫節。60歲的張大爺有經濟實力,買得起10來萬的智能家居系統,可他“玩不轉那東西”。20歲的小李是十足的科技控,可惜高價格令他望而卻步。

有數據顯示,到2020年整個智能家居產值將破萬億元,各家企業都想來分一杯羹。廈門狄耐克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主業做樓宇對講系統,在2014年進入了智能家居產業。總經理繆國棟認為,在產品定位上,智能家居做到了讓用戶看得上、用得起、用得好、用得穩這十二字訣,才能夠火得起來。

城市帳篷提供多種不同類別的帆布帳篷及遮陽篷,如:天幕式帳篷、摺臂式帳篷、拱形帳篷、設計式帳篷及廣告式帳篷。

看得上:產品做得漂亮、精致,外觀、包裝好看,讓消費者第一眼就喜歡;

用得起:產品的性價比在消費者能接受的范圍內,一套房子的支出在三、五千塊錢,而不是幾萬甚至幾十萬;

用得好:功能便利,給客戶良好的體驗感;

用得穩:產品質量可靠,不需要消費者經常維護。

目前,智能家居市場還處在市場培育階段。“這個市場太大了,最好是大咖們都進來,小米、360、百度、騰訊都來做。”繆國棟判斷,在接下來的十年,這個產業都會處於上升階段,需要“眾人拾柴火焰高”,一起開發市場。